白夜

安迷修的撒娇方式(应该算是吧)

  安迷修刚打开门就跟雷狮的脚来了个亲密接触,即使看不到雷狮,安迷修依旧秒懂他的想法,应该是等烦了,其实十几分钟也不算长。

  “好慢”雷狮的声音有点轻飘飘,似乎还很困,但还是在门口等着安迷修。怪不得会生气,原以为雷狮会再睡一会儿的,安迷修觉得他需要哄一哄。他顺着还黏在脸上的脚向前,把坐在高高鞋柜上的雷狮给抱下来了。

  安迷修的脸贴在雷狮心口,雷狮揪了揪安迷修的头发“放我下来”安迷修并没有感觉到疼,“可是”安迷修侧了侧脸把耳朵对着雷狮的心口“我听到它说它想我了”然后在那里轻轻的吻了一下。

  雷狮没有说话,安迷修抬起头直视着雷狮的眼睛,雷狮,我很想你。你想我吗?”浓郁的暗紫似乎平静极了。安迷修依旧固执的看着,直到雷狮没有声息的叹了口气,“嗯,安迷修,我也很想你。”雷狮眯了眯双眼,安迷修看到像紫色星云流转着的毫不掩饰的光芒和情感。

  “我很想你”

  “嗯,我也是”


[安雷]雷狮的撒娇方式

•第一次发文,多有不是请见谅

雷狮迷迷糊糊醒来后,第一反应是身边没人。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10点了啊,离那家伙回来还有2小时,不算长也不算短,这样想着。自己却下意识拿出手机在通话记录第一行找到名字并拨出,免提状态下的呼叫声在寂静的房间中被拖长。
“好慢”雷狮打起精神转了转眼珠无意间看到空调,本该吹出十几度冷风的它此刻安安静静的将室温维持在26°C,不想也知道是谁做的。
好累,好困,好想继续睡。雷狮刚闭上眼睛,电话接通了,他又努力睁开眼睛好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“喂,雷狮你刚醒吗?”“
安迷修。”我刚醒,你不在,我就给你打电话了
“嗯,早安!早餐在厨房,你记得热一下再吃。啤酒我提前拿出来了现在应该是温的,早上不要喝太凉的东西。如果你什么东西都不想吃的话就喝点牛奶,我马上就回去了。”
“安迷修……”还有两个小时你才能回来呢。
“中午有什么想吃的?烤串吗?”
“安迷修—”听着那边放柔的声音雷狮却有些别扭。
“嗯!我知道了!我现在就回去!”
“欸?”
安迷修顺手将手机放到上衣的口袋里,开始写请假条。
一旁的同事发现了,问道“你竟然要请假!有什么紧急的事吗?”
安迷修没有回头一边写一边严肃地回答“嗯!是很紧急的事情!”
看到他这么认真的样子,同事连忙问“什么事?需要我们帮忙吗?”
“嗯!请帮我把请假条给老板!我爱人想我了。”
“………”
雷狮看着没有挂的电话,那边传来的对话声让他的脸不由发烫。他小声地说了一句“笨蛋”谁想你了啊。怀中的抱枕提醒他脸上的温度不对,逃避似的他想把空调的温度往下调,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动。”此刻他已经清醒了大半,开始起床洗漱。
凉水拂过脸庞时冰冷的温度刺激到皮肤和大脑,雷狮又想到刚才安迷修说的话。将脸埋进毛巾里。不知是为安迷修的话害羞还是为自己的害羞。我已经习惯那家伙了吗?真是……想不到我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。雷狮看了看时间心想他该回来了,去门口等他吧。

“安迷修。”你不在,我想你了
“安迷修……”你还要好久才能回来,我想你了
“安迷修—”你能回来吗?我想你了